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岁飞鸟的博客

天天奉献快乐是人生的意义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热爱艺术 热爱自然 热爱生活 热爱和平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引用 四月天,鹧鸪天   

2014-05-01 22:31:5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   龙应台说杜鹃鸟的叫声好似苦儿用穿透云霄的声音奔走相告:“苦啊!苦啊!苦啊!”令她怔忡不安。从她所描述的叫声来看,这应该是大杜鹃,也就是我们俗称的鹧鸪。鹧鸪的叫声从4月初开始,它的叫声特别,农人说是“布谷,布谷”,所以又被称为“布谷鸟”,是春雨里催人播种的使者。也有人说是“咕咕!咕咕!”第一声强,第二声弱,所以龙应台才会形象地把这声音说成是“苦啊!苦啊!”杜鹃啼血,的确是苦透了的悲鸣。它的声音的穿透力也的确足够强大,可以盖过马路的喧嚣,从很远的丛林里传过来一直抵达你的耳膜“咕咕!咕咕!”。啊!春天了!鹧鸪又来了!

     鹧鸪是一种美丽的鸟,体型类似鸽子,但是脖子和身体比鸽子更细长一些,一双黑眼珠安静灵活,羽色灰黑,上面有些灰白色的斑点,看起来朴素优雅。故事中杜鹃总是干坏事,把别的鸟的BABY蛋推下树去跌死,然后自己下一个蛋在别人巢里,让别人帮自己孵。等杜鹃BABY鸟孵出来后,小杜鹃会像她妈妈一样险恶:利用自己体型大力气大的优势把别的BABY鸟推下树去跌死,好让自己独享养母的专宠。我不知道是不是每一个种类的杜鹃鸟都是如此,但是我很肯定鹧鸪绝对不是这样的。因为,我曾经亲眼看到它是如何辛苦地垒窝,如何辛苦地孵蛋,如何辛苦地养育小鸟。

     每个办公室的窗外都有一台空调室外机,有一只鹧鸪妈妈看中了总经理办公室窗外的空调室外机,大约是觉得这个办公室人最少、动静最小吧?它利用空调管子弯成的角度,在上面搭了一个窝,生了一窝蛋,开始安安静静地孵蛋。老总绝对不会发现它,发现它的是搞卫生的大姐,大姐拉开窗帘,打算擦一下难得一擦的玻璃窗的时候,遇到了鹧鸪妈妈警觉但却安静的眼神。大姐觉得好惊奇哦!她怜惜地倒了点饭粒在空调室外机上,鹧鸪妈妈只要一伸脖子就能吃到,可是它并不吃,它只是侧着脑袋打量了她下,小心地挪了挪身子,又坐在了蛋上。

它也去觅食,等它发现没人注意它的时候,就会飞出去,不过很快就会回来。我很奇怪它为什么不吃眼前的食物,一定要自己跑出去,难道它是不食嗟来之食吗?它飞出去的时候,我们去偷偷打量过它的蛋,米白色的蛋上有浅浅的褐色斑点,非常可爱。

终于有一天,小鸟儿都孵出来了,一只只伸长了脖子吵着要吃的,叽叽喳喳的小鸟叫声和老鸟轻轻的“咕咕”叫声引起了总经理的注意,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它们,对大姐说:你要搞点松子仁、面包虫什么的给它吃才行。说完继续工作。大姐有点发愣,自己到哪里去找松子仁、面包虫啊?老总抬起头来,在镜片后瞪了她会儿,想了想,从自己抽屉里拿出一包小核桃仁,交给大姐。果然,鹧鸪真的吃果仁哎!鹧鸪妈妈自己吃大粒的,把小粒的喂小鸟,它不用总是在外面觅食了!

高楼风大,我们好担心鸟巢会被吹走,常常在吃过晚饭后去看它们,因为这时候老总已经回家了,但是他办公室的门却是永远不关的。我们发现自从有了这一窝小鸟后,鹧鸪妈妈已经不再在巢里睡觉,它总是停在空调管道上守在巢边眼睛半睁半闭地打盹,真是好辛苦啊!

有一天早上去上班,大姐慌慌张张地来告诉我们,鸟巢没了!我们忙赶过去看,鸟巢只剩下凌乱的几根小树枝和羽毛挂在空调架上随风飘荡,看起来好像有人袭击了鸟巢,鹧鸪妈妈经过了反抗和搏斗似的。果然,昨晚上物业工人来修过总经理办公室的灯管,一定是他们把它们给一锅端了!

 大姐无限伤感地擦着空调室外机外壳,一边嘴里叨叨:哎!连鹧鸪都杀!鹧鸪有多少肉啊!真是的!以后都不会再有鸟来这里做窩了!

可是,第二年的4月,啊!真是太令人惊喜了!它回来了!它还活着!我们看到它一根一根衔来树枝,在原来的地方开始一点点地垒窝。它有时候会停下来侧着脑袋看看我们,好像认识我们一样,然后,继续工作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